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KAGE | 4th Jul 2012 | 音論 | (80 Reads)

最近我在plurk上講音樂都已經沒人理我,笑。

我知道大家有check,只是不知從何搭話?嘛。

難得寫了就紀錄一下,公開放在這樣,希望能遇到剛好想聽的人啊。



最近ひなっち(日向秀和)以貝斯手身份參加了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的SOLO project <
flowering> ,所以在訂其他CD之前,先在水管上試聽一下。

不聽由是可,一聽不可收拾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28th Jul 2011 | 音論 | (88 Reads)

七月二十七日。



自從J的event之後都沒看過這種live了…完全有太多能量積存了沒解放出來…快要悶到有禁斷症=w=

千等萬等…終於等到這天來到。

SOUND SHOOTER,其實是LIVE攝影師RUI(橋本塁)さん的EVENT。

http://www.ruihashimoto.com/

他以攝影師的身份把好友的團或他欣賞的團叫來一起玩,然後漸漸成了每年恆例,他也有自己的服裝品牌,也有跟其他團crossover,本來LIVE和攝影作品展要一起辦,但因為地震,所以東京的作品展就在三月先舉行了。現在作品展在仙台展覽中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8th May 2011 | 音論 | (65 Reads)

五月八日。

Jさん的event… 本來一直都有很想看這位LUNA SEA的BASS手的SOLO,但無奈一直都沒機會…

直至…這次…還要他的對BAND…是 the HIATUS!!!!!!

二話不說就決定要去了!!!! 笑。

GUEST: Pay Money To My Pain > a flood of circle > the HIATUS > J

卷是e+買的…嘛…其實PUNK live…幾番進去都沒關係…

因為最後都會在場內遊走XD

我主要在靠下手方的中間BLK…為了要看貝斯、鼓…:D

 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10th Dec 2010 | 音論 | (25 Reads)

十二月十日。

沒預計過自己會去,但因為某澄有Instore的票但不能來就讓我去了。

所以就有場免費的LIVE看!



但…放學>買東西>搬回家>再出去>去會場…

呃…miss了開頭一部份的MC (某澄我對不起你…)

 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29th Nov 2010 | 音論 | (34 Reads)

十一月二十九日。



1129。

對這個團的結他手,一直都是重要的一日。

今日是夏天定下來的約定的日子。

四年多前,無奈解散,夏天時因為各種原因,因為恩人,所以限定復活

然後他決定作為團長,他要以自己的方式正式把這團解散。

沒想到,第一次是去看限定復活,第二次就是真正(?)的解散。

雖然才第二次,但我可是有猛聽他們的歌w 真的很不錯。笑。

原來想放置不寫的了,回家路上聽著聽著就想寫了,又。這是我本年第50場LIVE(笑)還是寫吧

 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9th Jul 2010 | 音論 | (12 Reads)

七月九日。

 



我的初AX和第一百場LIVE…

就是給了這團聞名已久,但四年半前已經解散,只今限定復活的WAIVE。

會進場也是為了可以跟 Y 和 卡莉一起看LIVE而已,反正又有票就一起去看啊。就去看一下她喜歡的男人和團是怎樣的,笑。

聞說這個團有雨男…所以這天…大雨的下個不停一w一''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5th Jul 2010 | 音論 | (36 Reads)

七月五日。

期待了這天好久。

由期待他新碟到新TOUR到這天,原來已經半年,雖然我認識他跟他的音樂才半年,但實在,讓人心甘情願去等,因為他是細美SAN =D

雖然我實在應該先寫FiVe的二日目report,但讓我寫把這個LIVE記下來吧,因為實在好棒!!!!!!



730番台

嘛細美SAN的live番號不用前的,真的…信我…看下去你會明白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16th Jan 2010 | 音論 | (43 Reads)

一月十六日。


我跟來日的陳希去看了她的神級樂團 - the HIATUS。



嘛嘛嘛,細美さん上一隊的名號早有聽聞,這個新團在出第一張大碟時也在CD店略聽過幾次,最近的細碟也讓陳希發了給我…但那時候實在,沒有很喜歡這種聲音,(嘛…聲音喜好這回事,很主觀…就種我在第一次聽L'的時候就被大神HYDE さま的聲音所攻佔了…笑),雖然他們的編曲和音樂制作實在不錯,但一直沒動力去買他們的碟,更不用說細聽歌曲了…

但去了現場,就在這一個小時多裡,我折服了。

嗯,完全地。

樂團,果然是Live好。因為騙不了人。

現場那種氣氛和一體感是看十次DVD也體驗不到的。

就如L'Arc~en~Ciel,可以讓人興奮得讓人忘我跳躍,也可以感動得眼淚猛流,也會神聖得讓人想下跪,大神天使般的聲音,國皇動人心弦的貝斯等等等等…

反正不到現場,沒法子體驗得到。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15th May 2009 | 私語 | (644 Reads)

 今日讀到一位友人的日記,我就禁不住要寫,明知道待會要準備今晚聚會的事宜,也想在出門前寫好,很久沒寫,字詞草疏,請見諒。

 -

六四,那時候我在做些甚麼,我都沒有記憶,到我懂事以後,只知道人們聚在維園點蠟悼念,要記念甚麼人,要平反甚麼事,我沒有概念。

香港不是個鼓勵群眾記念過去的城市,她彷彿只屬於現在,對,她不屬於所謂的未來,興建拆毀,全是一時之興,一時之需,一時之快,來得快,去得快,轉眼日月幾番新。

當年還是殖民地時代,政府當然不願人民想起過去,也不希望人們記得當年的橫蠻、官民的衝突,讓現在佔據視野,讓金錢充滿思考,也自然讓歷史淡然流去。今日回歸了,政府卻有更多過去想抹煞,因為橫蠻恐怖的過去,這個政府絕對不比上一個政府少,所以他們拆毀、歪曲、二元分化…今日這個政府所恐懼的事情比過去的更多,所以他們打壓、抹殺、禁止…

由當日拆毀天星皇后,到今日強姦民意,全都因為,當權者的恐懼與儒弱。他們承襲著上代的皇朝,恐懼要對真相的後結,放不下今日所擁有的一切,以為掩蓋就可以裝作沒發生過,但龍應台老師說得好,「傷口一天不痊癒,巨人(國家) 的健康就是虛假的,他所趕往的遠大前程,不會真的遠大。」

今日人們要平反六四,和要日本承認二戰的罪名,其實不都是要為歷史正名,為當日的人取回公道嗎?「是就說是,不是就是不是」,一個滿口謊話的政府,一個以虛假堆砌的國家,多大的成就也只是泡沫,虛有其表,華而不實。

香港人今日不走,今日還留在這裡,是因為他們以為這裡是一個「家」,又或者他們實在沒能力一走之了,被迫與此地同舟共濟…莫問「愛港」甚至「愛國」理由如何,民眾會發聲表達,是民主的基要,是種生機,是讓政府和大家知道,我們還有一道不可犯的底線,港人受壓最後還是會反抗的。

尤其當非民選政府妄想自己代表民眾,以為自己聽了民意,覺得他等於大多數時,我們,只可以用我們僅有的自由和權利去反抗,因為,他,的確不代表我們,那不是反政府,是保護公民權利和監察政府。

就算可憐當權者身不由已,就算那是種無間道,作為有智慧的政客,作為人,請說對得住良心的話,我相信要回答議員問題,並非只有這種可怕的答案。也許,國內報章編輯會更懂得回答,因為在面對巨大政治壓力下,他們仍堅持:「可以有不說出來的真話,但不再說假話。(左方、南方週刊始創人)」

至於民眾的聲音,會被怎樣接收,會引起有甚麼結果,是一句道歉還是透徹反思,我們就拭目以侍。可是因為我們沒推你上台,所以也沒法推你下來,在位者心中以甚麼為本,我們無從得知,我們只能夠期望,「長於香港,生於香港」的你真的會「做好lee份工」,行動最實際。

我相信,只有勇於面對過去,才能使國家/香港真正札根成長;而民主和自由,素來都是爭回來的。

 (閱讀全文)

KAGE | 2nd Mar 2009 | 私語 | (64 Reads)

Flee Market, Geneva, Swiss

二月二日。
 
這幾年最離不開的是「離開」這兩個字。
 
很多人都認為我很「厲害」,甚麼不捨甚麼留戀都不顧,頭也不回說再見,就出發,但其實我對於離別也沒潚酒得如古代俠士,也做不到不帶左一片雲彩。
 
理性與情感並重,只是在重大決定之先,理性優先,在理性的決定下,離開,是最好的選擇,那就出發吧!(當然,祂為我選了,卻不是我最想要的,但必須選擇順服吧?對我來說這也是理性的一種。) 然後一個人暗房中偷偷飲泣是另一回事,痛苦一個人承受就好了。
 
勉強留下來只會讓自己日後有藉口後悔,有藉口抱怨,我寧願恨自己行差踏錯,也不要怨天怨地。最討厭那些說「因為XXYY (下省一萬字) 的錯,所以我做不到」的人,做到與做不到在乎有沒有爭取吧,路可以很難很難走,問題只在乎有多想走得到和最後到底想得到甚麼。
 
可能因為理性,因為戀舊,也可能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分離與別離,所以在這漫長的歲月裡,在這讓人分外眼紅的二月裡,我還是一個人靜靜地在家裡看書看電影聽音樂…很很很悠閒地過 (這個人明明應該有很多事要趕做的,笑)。
 
距離再一次的離別,還有八個月,在整整的一年後,大概在像當年在牛津一樣,在最深刻最捨不得的時候,我就會默默收拾好行李,笑著跟大伙兒揮一揮手,然後低著頭乘著風前往未知的方向去。
 
回首時,在我懷念當年的同時,到底然當天同笑同哭的友人,心底裡到底會否以同等份量的思念在想念我?還是我這個偽文人,遲來的故作感性而已?

不說出來,沒有人會知道的;但說得多,又變得陳腔濫調,讓人騷悶。人就是這樣,有時候很可愛,但有更多時候很麻煩。
 
到底,一年過後,能在通訊錄上留得下來的有幾人?
 
拭目以待…
 

 (閱讀全文)

Next